七木雨

我们的五年——祝老大生日快乐

第一眼看见老大的时候,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我去,这是哪家的大家闺秀?

我那时着实被她身上暖乎乎的气场震了一下。但作为一个装逼小能手,我依旧保持面瘫,高冷的不发一言,静静的看着她很快就和其他人打成一片。

后来小学毕业了,我们也没说上几句话。

我的记性很差,尤其是在记人这方面。连同班了六年的同学都能在短短一个暑假忘了不少,何况是没什么交集的她?

走后门去了六中,意外看到不少老同学,随意扫视的时候就看到了她。

那种特殊的气场,不引人注意都难。

看到她的一瞬间,所有有她的记忆片段都涌了出来。很奇怪,我能记住这样一个算得上是陌生的人。

但我没有上前打招呼。面瘫了两年,莫名其妙的患上了社交恐惧。

军训结束,分班的时候在队伍里看到了她。

她还是那样,没什么变化。她身边的人跟她笑的开心,我就在一边看着,突然觉得有点羡慕。

很想加入他们,一起笑。

但我没有,我不敢。我恐惧着与任何人的接触。

浑浑噩噩的过了一段时间,交了一个基友,记住了班里的人,在一个组里度过了快乐的日子,画画小有名气。

然后换了组,跟她坐在了一起。

我看着她笑着跟我打招呼,突然就觉得日子过得太快了。

快到来不及让我们更加了解,转眼就成了离别。

她哭得很厉害,眼睛很肿,都变丑了。

我没有哭,但我看着她,心里的伤感一下就蒙住了眼。

一起在五组的日子里,我给他们画了画,给他们起了外号,帮她管理组员,揍过不听话的人,胡乱出过主意,努力争分然后看着五组高居榜首,开过玩笑,骂过人,一起抄作业然后被她骂。

她一出现,好像所有的记忆都变得黏黏糊糊,执着的粘在脑子里,洗都洗不掉。

后来又分到过一个组,但原来的五组再也回不来了。她一脸落寞地怀念着过去。

我说,我还在呢,难过个毛。

再后来…毕业了。

女生哭成了一团,男生没哭,他们互相追打,喊着再不打就打不着了。

她哭得尤其惨,小脸皱皱的,红透了。

我看着她湿漉漉的眼睛,眼泪一下就涌出来了。

她曾如清晨的日光,微波潋滟,带着暖融融的味道。温暖而不灼人,喜气洋洋,看了就心情舒爽。

她曾高居榜首,成为班里最让人信服的班长,我笑着叫她老大,她一听,立刻炸了毛,嚷嚷着这么叫太像黑社会了啊!我嘿嘿一笑,没有告诉她其实我原本想叫她大扛把子的。

后来,日子一点一点过去,每一天都好像一样,又好像不一样。

但始终没有变的,是她的笑。

相识五年,相知三年。我人生的十六分之一,都有你相伴。

下一个三年,我们又会是什么样的?

一起看看吧。

评论
热度(3)
是个没什么新意的辣鸡画手,请不要随意关注。
最让人讨厌的就是定期清关注这个坏毛病,抱歉。
© 七木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