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木雨

无题

“他真的不要紧吗?”

他一片黑暗中,似乎听到有一个稚嫩的嗓音在说些什么。

“这得看他的造化了……也许下一刻就会登上极乐世界?谁知道呢。”

男人的嗓音莫名的让他感到有些不爽,似乎有什么很讨厌的东西会伴随着这个异常熟悉的声音从一片黑暗中出现似的。

他感到有些不对劲,意识在黑暗的世界里起起伏伏,却无法感知到他的肉体。他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无法掌握的感觉了——这是十年前的他常有的感觉。

于是他挣扎,企图冲出这片黑暗。伴随着挣扎,有一种难受的感觉涌了上来,似乎是脖颈被割开后的窒息感和痛感——不,应该是全身都陷入了这种不太舒服的感觉之中。

“这小子也命大——脖子被抹了一刀又从悬崖上跳下来还能活,该说他其实是蟑螂星人派来的间谍吗?”

你能不能闭嘴——老子很烦你的声音啊。

突如其来的烦躁让他的挣扎变得剧烈起来,渐渐的,世界清晰起来了——

他睁开眼,看见张海客就坐在他身边,看见他醒来还略带惊讶的笑了笑。

昏暗的光线和墙上挂着的熟悉的毡布告诉他,这里是墨脱的喇嘛庙,而一旁正在整理药瓶的小喇嘛证实了他的猜想。

张海客让小喇嘛出去,不等吴邪开口,就以极快的语速报告了这几日的情况。

吴邪刚醒来,头还晕着,一下对付不了这么庞大的信息量,只好草草记住,等身体稍好点再处理。他让张海客先出去——对着这么一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实在是不易于精神的恢复。

他转转眼睛,窗户被毛毡遮的严严实实,看不到那个石像。房间内的摆设也没办法引起他的兴趣,只好再度闭上眼睛,在深度的睡眠中静静修复着他的身体。

失去意识的前一刻,他似乎看到了那个巨大的铜门,那个人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着光。

=============
完全私心的一篇短文,只是突然想看这样的邪帝就写了这么一个不知所谓的东西【。

内容短小就是我的风格!【快够

就这样吧,以后要是想起来的话可能还有后续……但几率不超过0.00001%【喂

希望日后的我看到后不会害羞的删掉【。

那么,有缘再见?

评论
热度(9)
是个没什么新意的辣鸡画手,请不要随意关注。
最让人讨厌的就是定期清关注这个坏毛病,抱歉。
© 七木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