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木雨

硬盘里的推文笔记

温衍墨:

今天整理硬盘发现古早以前写了这么个推文笔记,大概是我进圈初期的扫文心得,因为太久远大多也是些久远的文。不打算填完了所以还是发出来吧。




DM/HP


 


【Indago】


作者:LdDurham


译者:M-J、芙儿(第一部)/乖乖米菲、DXH苦逼踩雷三人组(hana0,丁子(无良某丁),阿徐)(第二部)


大小:452K(中翻第一部)/3.35M(英文版全集)


进度:原文完结,翻译第二部(Indago:Reborn)连载中


分级:NC-17


文案:一剂魔药的匮乏暴露了Draco和Snape的秘密,Harry发现自己陷入了他们性别和兽性本能的支配中。他能不能在这场混战中贏得平静的生活?有H、3P及男男生子情节。


正如Snarry范畴有大量BDSM一样,Drarry文里则有很大一类是魔法生物。


Indago是其中相当……的一篇。如何形容呢?边缘?激烈?虐?


但说到底,它讲述的也不过是爱罢了。


因为一场虫灾,抑制Draco生物本能的魔药告罄,作为Indago族类中Supero的兽性显现,而碰巧,Harry是一个隐藏的Subicio……于是,故事就此开始。


必须承认,作为一个虐控,这篇文的虐身情节看得很爽……但更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作者对魔法生物文中人性与生物本能之间冲突的探讨。Snape选择压抑他的兽性,用道德与自制做一个完完全全的人;Draco则不假思索地顺从了Supero的天性;而Harry,在顺服的本能与坚强的自尊之间挣扎,最终找到了他的平衡之道。


或许有些朋友会觉得,Indago里的Harry让人无法忍受。可是,正如Harry在文中所说,那种改变发生于自己的本性中会是完全不同的……除了服从他还能做什么呢?不,Indago里的Harry并不是弱者,他非常坚强。生活教会我一件事,即是要尊重那些身处困境、逆境中的人。套用Family Tree的译注,当世界给了你一些从未期待的……很多时候,那些看似柔弱的人实则远比我们要强大,因为他们所经历的逆境是未曾身临其境者无法想象。Harry或许并不成熟,或许有时会顺服于自己的本能而犯下可怕的错误。然而,作为一个经历了这样不可预期命运的少年,他令我肃然起敬,他的同学们认为他投降了、放弃了、不再是那个勇敢抗争打败Voldemort的小英雄——不是这样的,有时顺从比抗争更艰难,活着比死去更痛苦,Harry设法活着,孕育子嗣,享受性爱,完成学业,与Draco在一起,既作为人也作为Indago活着——我多想赞叹这男孩无与伦比。


以及,本文中的Draco暴戾而不成熟,像是一个被宠坏的小孩子,将Supero的力量作为道具玩弄他人——只是前期,这么说或许有点过分,不过,我热爱作者让Draco成长。Draco的确毫无疑义地拥抱了Supero的一面,他曾幼稚而自私,但这并不是说他不会改变、不会看到自己的错误。还有Snape教授,作为另一个Supero,他对两个男孩而言是类似于族长与导师的存在——喔,绝不温柔。但是……唔,不好形容,但本篇里的教授非常、非常让人喜欢。


最后说说三人组——作为中长篇,文中几个主要人物形象如此鲜明真让人惊艳。Hermione勇敢而充满保护欲,亦非常善解人意,而Ron——与大多数文中的恐同症直男形象不同,Ron在本篇中比Hermione更先看到了Harry与Draco之间的爱,我想这大概得益于他那天赋的直觉吧。


【Hermione悄悄溜出小小的房间,擦去脸上的眼泪,继续她刚才要做的事,去厨房给Harry端一杯香浓的巧克力。她知道她被自己的恐惧和忧虑蒙住了眼睛。Ron看到她忽视了的东西。


Draco关心Harry。


Draco爱Harry。】


 


【The PerfectGirl】


作者:Slytherin-nette


译者:Vercy


分级:PG-13(目前为止)


大小:1.06M(中翻,目前翻译进度至24章)


文案:狩猎季节开始了,DracoMalfoy ,Malfoy家族的唯一继承人,开始了他追逐高标准完美新娘的残酷而艰难征途。不过当他发现,那个唯一符合他要求的人恰好就是他一生死对头,Harry Potter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译注:关于girl!Harry,文里的Harry是喝了魔药变成女孩的,所以题目也是perfect girl,而且会一直是女生形象,不能接受的亲请避雷退出……如果可以接受的话,那么还想说,文里从心理到性格再到本质都还是Harry哈,Draco也不是因为他是女孩才喜欢他的,只是因为他是Harry………决定继续往下看了么,呵,希望文可以带给你惊喜……


这篇文有必要特别将Vercy大人的警告摘录下来,因为其设定有踩界之嫌,对于不少读者而言是绝对雷区。


因为Draco的幻想与失误,Harry误服魔药变成女孩,同时,狩猎季节(一如文案)开始。作为横空出世的本届狩猎季节最火辣、性感、美丽、强悍的女孩Jillian Aimee Potter,Harry不得不应付他的新身份,以及接踵而至的种种狩猎季节任务。


这是一篇极有张力的文章。


这种张力体现在——除了Gryffindor和Slytherin们天马行空的脑回路以外,更重要地——Harry变成Jaimee之后,所有人物、事件之间的激烈冲突。Harry曾经是一个男孩,现在是一个女孩了——生理上。变化包括了:荷尔蒙,以及人们看待Harry的方式。同样,我以为这也是作者最为成功的一点,她笔下的Harry/Jaimee,除了被女性荷尔蒙影响变得敏感和有时(尤其是某个时期)歇斯底里的神经质外,内里——记忆、性格、品质、灵魂,仍然是那个我们所爱的Harry,那个打败了黑魔王的勇敢、善良、真诚的男孩。


优秀的文总是需要解决一两个伦理问题,而本文中,最重要的争端——也是前半部分影响Harry与Draco在一起的最大障碍,在于love与fall in love的区别。不赘言,在文中看无疑会有感觉得多,不过,我非常喜欢两人(双方都如是)从fall in love到love之间的那段过程,那真是HP这个常见沉重题材的圈子中罕有的甜到蛀牙。


此外,每一位角色都相当可爱(喔,也许除了Anton),首推爪子爹——大脚板,啊哈,爪子爹亮相初始那段纠结混乱的心理活动就让我笑到打跌。作者尤擅场面描写,文章极富画面感,快镜包括Jaimee与Draco、Jaimee与Anton的两次决斗(印象深刻,张力十足),慢镜则包括雪地里那一段与围巾有关的萌动,及霍格莫德约会日(爱惨了两人在云霄飞车上接吻、拍大头贴这种……嗯,如果不算冒犯,超级小言的甜蜜画面)。


总之,阅读TPG是一次纯然的享受,不需要思考太多,但是精彩、激烈、浪漫、幽默。可以开怀大笑,亦可会心微笑。


【接着,深吸了一口气,喘息着,她张开了她的嘴,用她这一生中最大的声音大叫道。


“嘿!你们这些所有的愚蠢的,没有脑袋的,纯血统杂种们!看着我!”】


【听出了她话里尖刻的讽刺,Draco因为这番羞辱略微退缩了一下,他的手紧紧环住了她绷紧的身体。深深吸了口气,他强迫自己清晰而坚定地开了口,他的声音清清楚楚地萦绕在她的耳边。


“我不想要和你共度一夜,Harry,我想要和你共度此生。”】


PS:惹谁都不要惹Harry Potter!


 


【TROPHY】


 


  Harry的脸颊慢慢染上了红色,他意识到Draco说的是对的。即使是在这里,他使用的也是魔法部的宣传词来说明他生命里想要的东西。的确,那都是真的,但是他比这些更想要的是什么;他灵魂深处真正想要的——而不是魔法部给出的这些肤浅的词语——到底是什么。


 


  “当我飞过群山时风吹着头发的感觉,知道和整个世界比起来我是如此的渺小和无关紧要会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看到有人停下正在做的事情,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会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真挚的大笑会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Harry若有所思地说,大部分是对着他自己,但是Draco的微笑让它值得大声地说出来。有的时候要是忽略Draco的行为方式的话,他的微笑是如此的耀眼,几乎可以掩盖他所有邪恶的动机。几乎。


 


【Drarry’s Shop】


作者:应各种吐槽合作写文集体匿名星人小组(Rilancey执笔,四人讨论出灵感)


大小:256K


分级:R


文案:无视十九年后一切!无视Snape原作结局,双胞胎,Lupin和Tonks还在……就让我们私心一下下吧……共9章。战后众人生活顺利,只有哈利和德拉科在各自的工作上屡屡杯具,结果两人成了损友,某日两人怒而拍桌“我们自己当老板算了!”,于是他们打算开家店,提供点咖啡和酒还有两人都擅长的事物。除了准备和经营店铺那些麻烦以外,他们都对对方有了那么一点点意思,但多年的敌对又让他们难以开口……


非常惊艳的合作文。大概是一人执笔的缘故,看起来毫无拼接感,写作者笔力非常强,蕴藉而静水流深的行文,看似平淡但充满了动人的小细节,Draco和Harry的对白妙趣横生,毫无生涩感,在中文HP同人中相当少见。


战后背景,甜蜜不虐,看着两个人打架斗嘴并在一天天的互损中逐渐亲密起来——他们自己毫无所觉,却闪瞎了一众围观者的眼,真是特别美好。


爱是一种习惯,看完这篇文以后我这样想。


一种细微到自己都不曾注意的习惯,Harry拂去Draco前额垂落的发丝,Draco为Harry打好领带,Harry在半夜关注着Draco的一动一静,用挑衅的语句在冰箱留下冰巧克力……有时候你真会觉得奇怪,他们怎么会迟钝到还大声嚷嚷着“我们没有搞在一起”呢?Harry说,为什么每个人都看着我们好像我和他上了床,Snape默不作声注视一切,心想是你们的眼神让一切变得不一样。


唯一称得上虐的情节是Draco用回忆之盆消除了自己爱Harry的记忆,原来藏在挑衅与争吵表象下的是被封存的爱……唔,被爱所苦整夜整夜做了几年噩梦的青年,忧虑的母亲,以及一个迟钝却坦率的被爱者——看,就是这样,虽然会有一点点心疼Draco,但没什么虐的啊,从一开始你就能预知最后,Draco和Harry会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本文的人物形象很棒,以细水长流式文风而言,人物也并不夸张,一切都是淡淡的——Harry的孤独、Draco的焦虑、朋友们的不理解、长辈的忧心忡忡……没有爆发,因为生活就是这样,波澜不惊,看起来风光壮阔的冒险一旦被解构可能也不外如是。


也因平淡而动人。


最后提两点吧,文到1/4的时候我开始思考吐真剂的问题——如果连他们自己也不能察觉自己的感情,吐真剂还会起作用吗?没想到结尾水落石出时看到了这句话。其二则是关于守护神……实际上守护神并非展现爱人的形象,或曰不完全是,它是以守护者的形象出现的。JKR在这一点上的设置很精巧,Harry的守护者是他的爸爸,Snape的守护者是Lily,而Lily的守护者是James,当然在本文中,Draco的守护者是Harry。


【Draco很快就陷入熟睡,Snape非常清楚那剂能够救他的魔药需要耗费多少精力,但没多久梦魇又缠了上来——Draco曾经为战争时期的噩梦向他请教过无梦魔药,Snape倾囊相授。现在使他震惊的是Harry环抱住Draco时的表情,温柔又悲伤地低语着什么,Harry没有眼镜之后看起来更加像Lily,Snape知道Lily抱着婴儿Harry时也会那样紧紧拥抱,轻轻摇晃着。】


【“我想要Snape活下来,”Harry的声音低得不能再低,Fawkes低下头,凤凰晶亮的眼睛望着Harry,翅膀伸展开包裹住Harry的视线。“……我想要Draco完成他的魔药,我想要我的魔力恢复正常。”】


 


【微光】


作者:简装书


大小:238K


分级:G(很清水的清水~)


文案:对Darry的爱大爆发,基本按照原著剧情的路线走,隐藏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一段地下情……(what?)


我不能苟同DH文中全是青梅竹马欢喜冤家式的爱情,这说法太过粗劣,但是谁说青梅竹马的青涩爱情就不美好了呢?


故事的叙述开始于第七部Ron离开之后,双线结构。一边是Draco,在食死徒的威压之下坚守对Harry的承诺,另一边则是Harry,在漫长的旅途中回忆他与Draco的往事,细水长流式的情感,年幼时不更事的碰撞逐渐化为亲密与依恋,然而,因为讲述者的心境,甜蜜中夹杂着隐约的苦涩与伤感。


我非常喜欢Dumbledore与Snape在遥遥注视着Draco在黑湖边帮助Harry克服对水的恐惧的部分,那一整段都美好得不像真实,男孩们在笑闹中变得密不可分,Harry的心灵于不知不觉间愈合,两位成年人亦满怀爱意与温柔地——尽管Snape绝不会承认这一点——注视着男孩们的成长,带着笑意、惊讶与期待——啊,Snape的表现方式是有那么点特别——注视着爱情萌芽。


这是一篇不论我阅读多少次,都会为之流泪,却又在泪水中微笑的文。Draco与Harry在青涩的爱情中成熟,亦因彼此而坚定,在漆黑的长夜,他们便是彼此的微光。不同的身份立场或许会带来一些痛苦,但是不论双方在青春期阵痛中纠结多少次,不论结局是悲是喜,他们都会因曾拥有这样的爱情而感激。


呐,就是这种感觉,爱是馈赠,爱是守护。


【“你是被那些快乐回忆守护着的。”


之后的DA聚会哈利站在大家中间,他唇畔卷着软软的笑涡,碧绿眼眸在镜片下弯成一个美好的弧度。


男孩女孩都没办法将目光从他身上挪开一秒钟。


“感觉你们自己是安全的,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伤害到你。选择能唤起你们内心强烈感情的回忆,体会当时的满足感,想象你是被层层包裹起来,你是被守护着的。”】


PS:如果The Lightning Letters让你喘不过气来,这篇文会是很好的治愈。


 


【The LightningLetters】


作者:Ari Munami


译者:月下珠、Juni、世中丸、莎菲儿、ulrika


大小:41K


分级:PG-13


文案:Voldemort战败800年后,一个年轻的历史学家开始试图解读Lightning Letters之迷。


为了写这篇评论再读TheLightning Letters,不知不觉便已泪流满面。


这大概是我所读过的所有HP同人中最为沉重的一篇,篇幅不长,只有数万字,它的沉重在于文字间承载的时间的重量。


Voldemort失败800年之后,黑暗纪元成为尘封的历史,Harry、Ron、Hermione的身影已经只能在残存的照片中找寻,Hogwarts消失,魔杖也成为古董,对角巷倒还屹立在伦敦。珍藏在Dursley家地板下的情书被发现,因信件中对写作者身份的含糊使Harry的情人身份成谜。女历史学家Iris立志找出那位写下了这些被誉为“大概是史上最伟大的巫师文学著作”情书的人,从图书馆到墓石巷,最后终于找到Malfoy庄园。


文中的世界让我觉得不真实。


就如同Harry、Draco等等人物在文中人眼中已经是遥远的历史一般,文中的800年后亦给我一种隔着泛黄纱幕的恍惚感……就这样?英雄的名字就这样成了史书中的一个小小墨水点?那些鲜活的动人的美丽的少年与少女就这样变成了徒留纸面的影像?——在800年后,还有人会在乎他们的真实吗?还有人,会觉得,呵,这些光辉灿烂却也遥不可及的英雄,和我们自己一样,会微笑会哭泣,有欢愉有悲伤吗?


我觉得无奈又无力,时光的浪潮是谁也不可抗拒,闪电情书中最残酷的部分即是它的真实。


可是,正如Iris所说,“那些字句,即使是今天,800年后的今天,他们依旧打动人们,依旧向人们倾诉,而人们依旧理解。”


这真是极致的浪漫与悲哀。


我真喜欢作者寥寥引述的LightningLetters里的字句啊,只有那么一小段,但已经美得让人心碎:


“当我视线刚一触及它,便觉得我们仿佛老在争持不下。你在咆哮,而我向你吐舌头。但如果你靠近一些,你会看到我在微笑,而你也并不那么凶暴。事实上,你正慢慢离开你原来的,既定的位置,更加向我靠近。那本该是一目了然的。当然,就正如我俩一样。”


这诗一样的文字,蕴含着无限温柔情愫的文字,正当得起文中所说的“以着绝对美丽的散文书写下疼痛的渴望及怜悯”——只是想象一下,Draco含着笑在阴沉的庄园里回想着他们的相识与相知,回想从争持到靠近的过程,再想象一下,Harry含着笑在凤凰社的总部阅读着来自爱人的信件,最后,想象严酷的形势,想象这是让人窒息的黑暗中他们所拥有的、亦是唯一拥有的一点点慰藉。


——疼痛的渴望及怜悯,触不到的,也是梦寐以求的,你饱受创痛的灵魂,吾爱,即便这爱情让我痛楚,我仍视之如上天的恩赐。


马革裹尸从不是什么大豪情,而是大悲情。有人说世上最相得益彰的死亡是名伶死于舞台,将军殁于沙场。可是呀,谁会希望这样的死呢?爱一个人,不过就是寄望他平安幸福地生活下去。


而亲眼见到挚爱之人坠落的痛苦,又有多痛?


很喜欢作为全文眼睛的Iris,有了她,真相一定会为世人所知的吧?看到会为800年前的爱情感动的Iris,还有她与Will、Royal平淡却也温暖的生活,不由觉得,英雄们的斗争总算亦有所偿,若是彼岸有知,大约也会心满意足地微笑。


说起来好像伟大,但实际却是很朴素很真诚的东西。


时光的车轮谁也无法逆转,对故去的英雄们最好的致敬即是过好我们自己的生活。


【“那甚至一点也不浪漫,完全不,虽然我确信以后的人们会这么描述它。想想看像他们这样熬过十年。只能回头寻找他的身影,甚至不能和你身边的任何人谈论你的爱人。还有这些信。你想象你要多爱一个人才为他写下那样的文字?那些字句,即使是今天,800年后的今天,他们依旧打动人们,依旧向人们倾诉,而人们依旧理解。”】


 


【Are You Old】


作者:bai6


大小:28K


分级:PG-13


文案:无


战后,Harry成为魔法界旗帜、领袖与精神象征,然而,忙碌于魔法界重建的Harry实际是Hermione假扮,真正的Harry早在战争结束时已经离开。


这是一篇多视角的文章,Dudley、Ron、Hermione、Draco、Dobby,不同的眼睛里看到不同的世界,讲述同一个故事,同一种倦怠。


很难说Harry和Draco——或他们的爱情是主角,在我看来,本文中的每一个人物都折射出战后魔法界一片疮痍的景象,但同时,除了必然的痛苦挣扎疲惫以外,更多的是坚韧生活的勇气。包括被无辜卷入战争的Dudley,当他想起可怕的往事,他也决定了要放下沉重的负担。


我很喜欢这篇文的题目:AreYou Old?


战争之后,你已经老得无力站起吗?你的心已经疲惫到千疮百孔,不得不逃离曾经吗?


所幸,They are not old.


Young enough to start a new life.


【然后——上帝啊,你猜我看见了什么?又是哈利·波特。他在上面刻了字。看起来他似乎曾经住在这个破碗柜里。真可怕。


“我,哈利·波特,被虐待。肚子饿。没有玩具。但是有会飞的摩托车。”


我扭转了脖子,想找些别的他刻在上面的东西。如我所愿,我又看到了一句:


“我,哈利·波特,夜晚的国王。”】


 


SS/HP




【开始于昨天】


作者:悠云少主


大小:784K


分级:无(个人认为可分作R)


文案:战后,哈利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当他的人生再次跌入低谷,他无意间回到了父母的学生时代,却发现……


战后,被Draco迫于压力分手的Harry伤心之下以阿尼玛格斯形态(一只小黑猫)来到教授墓前,意外坠入父母的学生时代,没想到,在这个和平年代他不仅遇见了Lily、James、小Snape,还遇到了成人版的保护神奇生物课教授“Professor Prince”,黑猫Harry逐渐与成年教授萌发爱意,最终变成幸福的一对儿。


特别甜蜜、可爱、治愈的一篇文,有着蜂蜜公爵出品的棉花糖般的质感。


涉及到Harry阿尼玛格斯形态的文有很多,描写上让我印象深刻的包括沼泽(夜骐)、庭院(未成年的小鹿)、雪狼吟(大狗)等。不过,这篇开始于昨天尤为特别,也尤为戳萌点,其中Harry作为黑猫的段落几乎涵盖了整个前半部约15万字的分量,化为黑猫的Harry不仅有着黑猫毛茸茸的可爱外表,也有着小黑猫的思维模式。例如,看到教授翻滚着波浪的大袍子就不自禁地想去扑(于是他也真的去扑了)、时常用脑袋磨蹭Lily/小Snape的胳膊肘、会被牛奶的香味儿吸引以及用两只爪子抱住饼干啃、热爱追逐毛线球等等,我怀疑作者大人一定是爱猫之人,否则怎么能写得这么真实又这么有趣呢?


本文中Harry的性格属于范围广泛的同人Harry中阳光冲动的一类,教授虽然尖刻,但是鉴于全文基调,亦并不阴郁。Harry猫与大小两位教授的互动描写极为精到,两位Snape先生有着显著的不同之处(小Snape的灵魂尚未被过多的苦难囚困),但对待这只可怜兮兮的(掉进牛肉汤算吗?)、傻乎乎、却又惹人怜爱的小生物,有着相同的别扭和温柔。


劫盗者的每一位成员(唔,恕我没有算上虫尾巴)则都有着自己的性格,被还原成了有时恶劣,但仍然善良的少年,Lily富有同情心与正义感,也是个甜蜜的女孩儿。Slytherin方,被Harry怒斥为懦夫的前男友Draco,与Harry之间实则并非爱情,有着Slytherin的狡黠与刻薄,Regulus,虽然多为侧写,也让人颇有真实感。


我非常喜欢作者大人的一个态度,即倘若命运给予了什么未可预知的东西,那么其中必然隐藏馈赠,待你去发现。命运让教授回到过去,又把Harry也送了回去,是为了让他们相爱,为了让狮子温暖蛇王充满冰冷与痛苦的心灵。同理,将Draco送回去,也是为了让他遇见他的缘分。开始于昨天,如果一切能从悲剧尚未发生时开始,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改变未来、治愈彼此?在这篇文中,是的,然而,也不是。环境不能改变一个人的心灵,唯有当你愿意将心灵的帷幕拉开时,外界的阳光才能照进来。一个心如死灰的人穿越到昨天,或许能够拯救所有人,却惟独不能拯救自己。


所以命运为教授送去了Harry。


这个会抚摸那个刻薄男人墓碑上名字的男孩儿。


【很久以后,在闲暇而安宁的下午,西弗勒斯·斯内普总是将这一画面重温——一个可爱的女孩儿和一个单纯的少年,最重要的是小女巫怀里抱着那只像精灵一样美丽的猫,并肩走入自己的视线——就如同反复研读一段温暖隽永的文字一般。因为就是从这一刻开始,无论是小的斯内普,还是西弗勒斯自己,他们的命运才真的被梅林拨向了更好的方向。】


 


【Rapture】


作者:Mia Ugly


译者:nutty1013


大小:212K


分级:NC-17


文案:Severus在25岁生日当天第一次见到那个男人...


相当特别的故事,Harry在战后得到了Dumbledore留给他的一只怀表,每当怀表开始走动,他就会回到过去,再不可控地回来,他遇见了年轻的Severus,他们相遇,相知,相爱。


Rapture实在是非常非常合宜的文名,狂喜,恰好概括了我在阅读时的感受。事实上,在前面——亦即是Harry与过去的Severus在短暂的时光中纠葛的部分,我一度以为这会是一篇起始于未然、结尾于无望的故事。对Severus来说,他年轻的爱人在他活着的此刻还对他满心恨意,而对Harry来说,至他真正爱上Severus时,那人已经死去。他们要怎么在一起呢?他们怎么还可能在一起?


但是幸而,幸而这是一篇HarryEnding,意料之外但情理之中的结尾,Harry拼尽全力的警告终于——打破?不,毋宁说是打动了冰冷的时空法则,那位已然逝去的老人以自己的智慧给Severus的生命留下一线希望。


时光的莫测意味着一切于Harry而言还刚刚过去,于Severus却已是三十年,但大抵感情初始时便被如烟如雾的消失与出现包围,且又源生自那个感情狭窄犹如水渠、深沉而又炽烈的男人,破镜重圆没花多少时间,也没有多少纠结。


最后,当然啦,他们在一起了,真好。


爱诗的人一定会爱上这篇文,译文有一种齿颊留香的柔软美感,像初春柔嫩的柳叶。


【“我等了你三十年,已经够久了。” Harry 温柔地微笑,他的手指颤抖,“让我吻你。”】


 


【Mistletoe】


作者:Forever thesome


译者:Dreamer


大小:186K


分级:M+


文案:Severus固执的姨妈来镇上与他的未婚妻见面。问题是Snape并没有未婚妻,唯一可以充数的是Harry Potter。


Mistletoe是我愿意推荐给我的朋友作为Snarry入门的第一篇文,它在我心中,就如同Eclipse在众多Drarry文里的地位一样,永远是独一无二的那一个。


优秀的Snarry文往往呈现出一种不同寻常的冷静与睿智。


Mistletoe即是如此,这篇轻松、幽默、浪漫的中篇小说,在针锋相对无处不双关的对白之中,所展现出来的乃是深层次的睿智。真正的幽默来源于对生活的洞彻,它让你微笑,也让你思考。


Severus的姨妈Clara就是这样一位洞彻了生活的老妇人,啊哈,你一定会喜欢她的,如果你真心喜欢Snarry的话。作为同人,在不那么OOC的情况下让两个如此优秀、又如此棱角分明的男人走到一起,势必要给出一个特别的推动力,需要一个特别的契机或是特别的人捅破那层灯笼皮——Clara即是为此而存在的。


本篇中Severus的形象比之原著要更明亮一些,他尽管刻薄,但并不阴郁,然而本质上说,他仍然与原著中一样,面对爱情与善意都抱持着怀疑和防御的态度。而Harry,作为一个24岁的成年男人,更加成熟、宽容。不过,他骨子里仍是我们爱着的那个小格兰芬多,拥有一股一往无前的非凡勇气。我想,也只有这样的Harry,才能在教授一次次退后、一次次怀疑的情况下穿过房间,在槲寄生下与之亲吻。


Snarry之于我的特殊之处大概恰如Mistletoe所呈现出来的,尽管在我平常的阅读偏好中,起伏强烈火花四溅情感浓郁的重口味占了大多数,并且鲜有轻松的小品文会让我右键保存,但是到Snarry却恰恰相反了。我想,大约是这一对已然经历了那么多的痛苦,我们这些以自己的方式喜爱着他们的旁观者,更希望他们在平静的生活中幸福一些,再幸福一些,至于那些沉重的战争留下的阴影和伤痛,就这样在教授和Harry日常的拌嘴中(以Clara姨妈的话而言,我从没见过两个人可以像这两个一样一边吵架一边调情)弥合消散吧。


——再没有谁比他们更值得获得爱与幸福。


【“我不是消极的含义,Harry。我爱你。Ron爱你。Remus,Molly,Arthur……好吧,名单源源不断,我们都爱你。我们永远会是一家人。可是Severus……或许他能成为你的家。”】


PS:里面写Harry在性欲高涨时会不自觉地发出蛇语般的Sssss声,想象小Harry在教授充满爱意的触碰中轻声呼唤着“Severusssssssss”还带着蛇语般的尾音真是太美好了>w<


 


【DamageControl】



“波特对我们的战斗很重要,”我干巴巴的说。嗯,他不知道阿不思的理论,不是吗?“你将不得不装得像个野兽。不能让任何人有所怀疑。但如果你即使划破他的皮肤……”


“我知道,”他轻声说。“你不知道我就剩下他了吗?”


他们都活着。而且没有痛苦。


我知道这只是镜子里的事,我知道这不是真的,不可能是真的——但看见他们那样,我心里充满了快乐,直到我醒来,心中仍有这种明亮的感觉。让我相信不论怎样,不论好歹,最终一切都会好的。



 


【候鸟】


作者:西墙上的少爷


分级:G(清水纯爱什么的……)


大小:66K


文案:我只想告诉你


世界上总有一个人会爱你


比你想象中还要爱你。


可这最开始的相聚,第一眼的对视,


便决定了最后是要分离。


如果候鸟也会迷路,那么他到底是真的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还是自己不愿意回去?


不愿意醒来的哈利,在服用了斯内普特意调制的药剂后,会慢慢清醒。


清醒一天,本该沉睡一星期。


第一次清醒是十岁,一星期后醒来拥有十一岁的记忆。


直到十七岁记忆全部恢复,要么崩溃,要么活下去。


“我会尽我最大努力帮助你。”斯内普说。


——你是我在这世界上,仅剩的一个可以去爱的人。


“这是最后一次醒来了,教授。”哈利的眼泪流进枕头里。


——至少……叫一次我的名字


本文以失忆的Harry作为开端,以教授与校长的对话说明Harry因治疗将每天增加一年记忆,七天里,Harry以光速长大,他还能记得前一天发生的事,于是教授为Harry念着候鸟的故事,Harry也无所顾忌地享受着简单的生活——直到第八天,Harry从昏迷中醒来,回归现实,才发现前七天不过是一个漫长的梦境。


死圣的结尾,Harry问Dumbledore:“这是真的吗,还是发生在我脑海里的事?”


校长微笑着回答:“当然是发生在你脑海里的事,但为什么就不意味着它是真的呢?”


正如这篇候鸟给我的感觉——没看到结尾时,那种美梦消逝的惆怅感让人心里发疼……但是,最终,你发现一切竟然是真实存在过的,那些甜蜜的辛酸的微妙的爱恋竟然真的存在过。


一瞬间泪如泉涌。


【十一月,刺骨的风,哈利飞奔到那片空地上,冲到中央那棵大树下,凑近树干去寻找刻痕,很快,在熟悉的位置就找到了一行小小的字。


哈利瞪大眼睛盯着那些字母,不敢置信的轻轻触碰干燥的树皮,刻痕沟壑中仿佛带着微热的力度,灼烧他的指尖。


他颤抖着声线,轻轻念了出来。


“索尔……也爱阿里斯。”】


 


【PTSD】


作者:xiner


分级:PG-13


大小:61K


文案:战后,有人受尽PTSD的煎熬,恍惚间以为自己依然身处战区。


Severus·Snape作为特别顾问进入傲罗连环攻击案行动组,而不明嫌犯竟然是他。


最终傲罗能否阻止连环攻击案的继续蔓延?Snape又能否救回他想要救的人?


战后创伤文,Harry患上PTSD,以为自己仍在战争之中,教授则被魔法部邀为特别顾问,负责麻瓜伦敦的连环袭击案。三年后穿插着三年前,战争中微茫的眷恋与彼此的依偎,最终化为最深沉的爱意,却因为一个误会导致了三年的擦肩而过。


尽管结尾甜过砂糖,文章的前半部分却仍旧充斥着令人心碎的绝望,战争已经结束,和平降临,然而对那些曾身处漩涡正中心的人来说,黑暗还没有过去。这样的反差带来的效果是惊人的,躲藏在废墟之中的Harry执着地联络总部,一遍一遍地用战时的暗号呼喊着,他不知道和平已经降临,不知道总部电台已经撤销,不知道怎样呼唤都不会有回应。


而后,从一点展开,如同水墨的晕染似的,我们才知道Severus不仅仅是Harry的导师,不仅仅与Harry冰释前嫌,原来在那段时光里,这两个同样面对巨潮的人,找到了相互取暖的方式,每天都有人在死亡,但是只要拥抱着对方,世界仿佛就剩下彼此。


所幸结尾是这样的治愈,最深的创伤终究愈合,或许留下一道疤痕,但那也是生命的一部分。


【电波噼噼啪啪地乱响,随着旋钮一点点调整,一个声音渐渐清晰。Snape握紧拳头,屏住呼吸,听着那在梦中无数次出现的声音。


“闪电呼叫总部,闪电呼叫总部,离散,请求派遣,重复一遍,离散,请求派遣。”】


【“记得我们的第一次吗?”他在爱人耳边低语,“温暖驱散了寒冷,如同阳光……”


“如同阳光照进了地窖,微风拂过了树叶……”Harry低声重复着,抬头望进那幽深的黑眸,“Severus?”


“Harry。”他低头吻了吻那还带着泪花的眼睛,“我在这里。”】


 


 


【Morior Animus】


作者:Vain


译者:11111(solitaire)


分级:R


大小:60K


文案:“那是他的礼物,你知道吗?幸福的结局...”他想要相信。他的确相信了。可是他知道得比这更清楚。


如果说Mistletoe代表着一类Snarry文——轻松、幽默、睿智,那么Morior Animus,很不幸地,恰巧代表了另一类——黑暗、压抑,充斥着排遣不去的深刻的痛楚。在我的收藏中,黑暗程度可与Morior Animus相类的唯有And Just Plain Wrong与Damage Control,然而它们仍是不同的,比起后两篇而言,Morior Animus带给人不可违逆的宿命感,而且你还清楚地知道,它描述的是一个非童话的结局——一个更可能发生的结局。


Harry是第七个魂器,Voldemort的灵魂已然与他自己的密不可分,唯一可以消灭主魂的方法是彻底地摧毁Harry的灵魂。Hermione问教授不能从Harry的身体里除去Voldemort的部分吗?教授的回应是——“把黑暗君主的灵魂从Potter那里除去不会比将你父亲对你的贡献从你无用的基因库中除去更容易。”


Morior Animus是拉丁文,依照原文译为“凋枯之灵”,而本文讲述的便是这样一个摧毁Harry灵魂、也摧毁Severus自己灵魂的过程,九十天,多么漫长,一个年轻而充满活力的男孩一点点衰弱消亡,不可逆转,没有解救之法,教授亲手制成魔药,注视着——也推动着Harry的生命走向终结,缓慢但是压倒一切。


单单只是这样想一下,便觉得老了十岁。


这就是MoriorAnimus,没有选择,没有大无畏或者是殉教式的牺牲精神,没有掌声、鲜花、纪念碑、泪水——不不不,我的意思是,就算实际上这些东西都是存在的,它与我们的英雄们也没有什么关系,它就是一个平静地走向死亡的过程,这个过程寂然无声,然而它比任何声音都更加沉重地敲在我们的心上。


所以……在阅读这篇文时,我前所未有地心疼教授,甚于亲面死亡的Harry。童话是本文的重要线索,它恰恰直击主角们内心的痛苦。Severus嘴上说着“都是胡言,‘从此幸福地生活着’……是被人编造出来欺骗人心的胡言乱语”,却无比珍爱着Albus赠给他的童话书,固执地将自己最好也最脆弱的部分隐藏在无人可知的角落里。不相信,但是仍飞蛾扑火似的渴望,这样的教授,让他亲手酿造Harry的死亡,让这一个铁一般的事实逼迫他直面童话的虚幻与现实的无情,真是太残忍了。


【Morior Animus…‘凋枯之灵’…这名字并不是指受术者,更多的是指施术者。当Potter的灵魂被毁灭,我的三分之一也是如此。所以原谅我至今依然对这男孩心怀怨念。】


【故事结束,唯有静默与他相伴。】


 


【Family Trees】


作者:LinW


译者:haniel


分级:R(竟然只是R……)


大小:51K


文案:无


译注:不曾想过一篇Mpreg文会如此震动到我。它完全没有别的那些生子文的荒诞甜蜜,有的只是现实的沈重,让人低回──当世界给你了一些你从未期待的……


严格来说,这篇文不应当被分类在SS/HP里。


但似乎也不应分类在All-H里,即便从身体关系上说,文中还包含了LM/HP、DM/HP、LV/HP,等等等等。


它太沉重了,一般意义上的CP不能承载之重。


文章从十二年后开始,Lucius在9又3/4站台上看到了Harry和两个具有Malfoy家族特征的孩子,然后开始了回忆——十二年前,Harry被食死徒抓住,折磨、雌雄同体的魔咒、轮奸、生育机器……一切噩梦。


这是我看过最特别,也最深刻的Mpreg。


除了伤痛与治愈,你还期望在设定如此的文中看到什么?


然而出人意表的,它还谈到了战争孤儿的抚育、谈到了人性的复杂多变、谈到了消极抵抗、绝望中的希望、牺牲乃至甜蜜的复仇。


战争孤儿,几乎是本文的核心命题。也是——许多以战争为题材的小说的主题之一,一个我们的世界与HP世界完美相交汇的点,真实得可怕的一点。在从炼狱里活下来后,Harry创造了“Potter条例”——“为了保护那些在战争中因为强奸行为而诞生的那些孩子们”。那些不受期待出生的孩子,有着显著的父系特征,从生下来起就被母亲仇恨……但他们仍是无辜的。Harry知道这一点,他痛苦,为自己所遭受的一切……当世界给了你一些你从未期待的,要待如何呢?要疯狂自语着咒骂这残酷的现实吗?要沉浸到自己的世界里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吗?


而这就是我心目中最美好的Harry,他遭受了很多很多痛苦,命运所给予的从未是他所求。但是,被人拖进决斗场和自己昂首挺胸走进去是不同的——该来的总归会来,来了我们就接受它。当感受到腹中生命的悸动,Harry意识到他可以将命运所给予的不曾期待的事物当成是馈赠,他可以像一个母亲一样拥有自己的家庭,用爱抚育这个孩子。


除了塑造了一个从不怨天尤人,始终坚强平静乃至有些腹黑的Harry以外,Lucius的形象亦极其丰满。因为从Lucius的视角出发,作者微妙地写出了这位食死徒为自己辩护的心理,没有负疚感和悔罪,似乎所有的恶行中都没有他的亲身参与,哪怕强暴Harry,也是黑魔王的指令与Draco的撺掇——这精准的、作用于潜意识的自我开脱,却又能在无法克制的残暴行动中显露本性。其他人物如Bulstrode Millient、Blaise Zabini刻画亦非常真实,在这样一部篇幅不长的小说中简直完满到令人惊叹。


最后,虽然Severus的形象塑造没有那么突出,但Severus与Harry在笼子里互相取暖、共同保护小Gabriel并最终相依相守的过程却写得极为动人,波澜不惊中含蓄而深沉的……相濡以沫的情感。这样的配对:因为大环境两个不可能的人走到一起的例子在文中非常多见,譬如Neville与Fleur。可以说,本文是以微细之处讲述战争造成的伤痛、以及人们如何治愈它、面对它、并坚强地生活的故事。


【Neville,Harry想着。Neville可以帮助他一起管理那个花园。Neville在植物学方面懂得很多。他缓慢地顺着牢房的铁栏蹲下来,手臂紧紧地环住自己的膝盖,想要隔开那些疼痛和流下的血。现在再没有一个人来抱住他,没有人能帮他疗伤,也没有人能够给他安慰了。Blaise和恶魔开了一个玩笑,而Harry则被留下来面对一切。】


【“抱我,帮我除去这些Malfoy在我皮肤上留下的感觉,”他轻声说道,“和我做爱。”】


 


 


【地窖幽灵】/【永远的十六岁】


作者:猫井/寒星漪


分级:PG-13/G


大小:22K/17K


文案:无


开始,我亦不知道为什么要将这两篇文并列在一起,重看了一遍,突然就明白了。


它们都讲述着被束缚的灵魂的故事。


在《永远的十六岁》里,Severus为Harry制作了Avada Kedavra的预防药,代价是从魔药生效的一刻开始,Harry的生命就永远停滞,他将保持十六岁的样貌、十六岁的身体,而一旦他跨出Hogwarts一步,魔药便告失效。


而在《地窖幽灵》中,因为相信打败魔王的勇士不会出现,魔王亦不会降生——四大学院的灵巫将Harry的灵魂封印在了Hogwarts,封印在一段特定的时空——以他的Severus的爱情为锁,情感不消逝,封印也不会消逝,于是两个幽灵在不同的时空中互相寻找,然而永远无法互相触碰。


这个设定本身就太过沉重。


Hogwarts曾是Harry的家,想象一下吧,只是花那么点时间想象一下,被囚禁在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家,曾经收获了爱与归属的地方,如今只剩下孤独、停滞的岁月。


没有未来。


魔法界对他们的英雄有多残忍。


相形之下,《永远的十六岁》的伤感淡一些,开始不觉得,但是慢慢地,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渗入到心底深处,直至结尾,那十六岁的生命躺进墓园,时间终于再次开始流逝……这个时候,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泪流满面。


【那个永远停留在十六岁的孩子,他的时间终于流动了。


如果可能的话,真想看看他长大的样子。


Snape站在墓前,留下了一长串温热的泪。】


可那毕竟还是有未来的,我们不知道教授会怎样,或许将来会得遇良人,虽然那人永远不会是躺在墓地里的这一个,可是啊,Severus毕竟还是可以走到Harry小小的埋骨之地,在阳光下静静回想。


而Harry也毕竟是解脱地安睡。


《地窖幽灵》则是没有解脱的,永远的,无法轮回的,超脱时间的。所谓永恒,亦是永劫。尤其是,猫井大人给出的结尾,让我这个全然无关的旁观者都忍不住地像教授一样,怀着希望,但愿那珍珠白色的男孩能听见他的呼唤,Harry,Harry,求你了,转过身来吧,扑进教授的怀里微笑吧、哭泣吧,怎样都好,只要让他——让我们知道,你听见了吧。


可是旋即,又想起了那个四院灵巫们无可奈何而教授一无所知的事实,只要Harry还爱着Severus,封印就不会消失。从满怀希望跌回全然绝望。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所爱的人对你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不过,如果是他不再爱你的话事情会好一点,那种心痛总有一天会被时间平复。但当中最揪心的,是他深爱着你,为了你而深受煎熬,但你甚么也做不了,只能站在他身边看着……


那才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


PS:两篇连在一起看杀伤力略大……_(:з」∠)_


 


 


 


作者推介


 


*【琦珀拉】*


琦珀拉大人的文大约可算是国内HP同人的一种风格之代表。文笔娴熟而老到,既不特别翻译腔,亦没有以中文思维写英文同人的违和感,换言之,既掌握了西式思维之精髓,亦保留了中文字的优美与凝练,在两种文化的淬撞中寻到了一个恰到好处的平衡点。散文诗式的笔法与全然诗化的意象,温馨向的日常甜文如活泼的小溪流(如《Draco的女朋友》),明快而甜蜜,悲文则充盈着既浅且深的忧伤,刻写着柔丽而绝望的爱情(如《The Light in the Dungeon》)。但即便是最残酷最残酷的故事如《在幻象与绝望之间》,或是《Dark Creature》,在她的笔下也不特别尖锐或黑暗,琦珀拉大人的文是Harry眼眸的颜色,浓绿,深沉却会流动。


以其中一篇文名来描述其风格,便是雾中之山,云中之梦,含而不露,绮丽而凄迷,如梦境般恍惚——碰巧,梦境是这位大人钟爱的意象,在多篇美妙的长文短文中都有令人惊艳的妙用和精准的描写(如《DREAMS》)。她的视角是纯女性化的——当然不是说文中的人物娘娘腔——而是说,一望即知这样的笔调是属于女性的,极之细腻,意象的丰富性只可能属于一个一边下笔一边闭上眼睛身临其境,放慢眼前景象观察每一片叶子一阵风一缕云彩的作者。倾注到纸上的每一个字皆内蕴着情感,而这情感,或是文中人对文中人的,又或是,作者本人对笔下角色的,再或者,是作者化身入文里,感其所感,同喜同悲,所以动人。


琦珀拉大人无疑是一位H本命的作者,她的文几乎永远以Harry为轴心,侧写多过正写,借旁人的眼睛观察Harry远远多过Harry本人的心理活动,Severus的,Draco的,Sirius的,Tom Riddle的,Lucius Malfoy的,乃至Cedric Diggory的……这些眼睛追随着Harry,满怀着爱意,一边倾吐着他们自己的绝望与忧伤与怜惜与自卑与倾慕与喜悦,一边描摹着那男孩的身体与灵魂、灵魂与身体。她笔下的Harry是柔软膝盖和四月的雪,像一只灵巧的小鹿,活力四射,有着柔韧的属于少年的青涩的肉体,有时大胆,有时羞怯,有时坚强,有时软弱,有时明媚,有时阴郁,有时是为欲望所捕获的脆弱生物,有时则是以爱情为雨露的最执着的灵魂……但,无论如何吧,琦珀拉大人笔下的Harry始终拥有纯洁的特质,一种少年特有的满溢芳香的美丽,亦是一种不自知的美丽——恰因不自知而愈发动人。


极难得的一点是,那些追逐着Harry的眼睛,亦写出了不同。Severus是一双压抑而成熟到开始苍老的眼睛,Draco是一双满含少年的悸动与敏感的眼睛,Lucius是一双充满欲念的眼睛,这些眼睛的生动与神采恰恰让他们眼中的Harry光彩照人。


我偏爱琦珀拉大人的短文多过长文,那些短文往往极其精妙,无论文字或意境都真正如诗如画,唇齿留香。


以下六篇是仅以我个人口味为准的最爱。


 


【Harry Is AllSupple Knees And April Snow】


配对:SS/HP


分级:G


大小:4K


文案:无


【Harry是柔软膝盖和四月的雪。】


此文毋庸多言,一句已经足够。


 


【在幻象与遗忘之间】


配对:SS/HP


分级:R


大小:12K


文案:无


战后设定,Harry已经离去,孤独一人的教授唯有依靠遗忘咒才能活下去——为了Harry的愿望忘记Harry而活下去。然而遗忘咒的效力永远挡不住深爱,一次又一次地,教授看见幻象,进而记起Harry,一次又一次地,继续接受遗忘咒……悲哀的轮回。


大约因为背景原因,涉及灵魂的有无与生前死后,HP的同人中有非常多的讲述悲伤与独活,幽灵与幻影的作品,这篇文是其中之一,亦是其中特别的一篇,虽然悲伤,但并不黑暗。


【黑暗啊,带走我的呼吸和体温,但请给我留下他。】


 


【The Light inthe Dungeon】


配对:DM/HP


分级:R


大小:13K


文案:无


依旧是战后设定,Draco在大战之际将Harry关在地窖,自己变成Harry迎战伏地魔,承诺会回来找他,然而战争一结束Draco便被带进Azkaban,Hogwarts也因战争而坍塌封闭。Harry在地窖中等待,至身体死去,只余下与城堡相连的幽灵,仍为“等到Draco”的愿望而沉睡……直到Draco再次找到他。


非常,非常,非常让人心疼的Harry,想到他在地窖中绝望而孤寂地等待便觉得透不过气来的揪心与难受。Harry的执念强烈到化为实体,但是那愿望也只为等到Draco而存在,当想起一切时,便消散了。


就像在城堡的黑暗中腐朽、化为尘土的羊毛毯,一见阳光与空气,灰飞烟灭。


【黑影蹲下来,有一个声音说:“Harry,我来接你了。”


不,这不是他在等着的那个人的声音,这个声音要更苍老、更忧郁,可是他决定,他喜欢这个声音。】


 


【DarkCreatures】


配对:SS/HP


分级:R


大小:17K


文案:无


继续战后……通篇Severus的视角,压抑的欲念与深刻的痛苦芜杂在一起,最终混合成连教授自己也分辨不清、又不能正视的情感。这篇文对Harry的心理描写是相当隐晦、却又相当精到的(例如Harry对活点地图的处理态度,以及由活点地图对Severus逐渐加深的了解),始终笑着的Harry内心深处与教授一样有着不能排遣的痛楚,经历了童年阴影与战争创伤的两个人都是Dark Creatures,也唯有彼此可以互相理解——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互相舔舐伤口,他们并没有温暖对方,只是知道而已。


但是这种知道……或许,在那么点隐秘的地方,本就是一种无法宣之于口的慰藉。


前文还是压抑着的,到结尾时我没忍住眼泪,不是因为Harry从裹尸布里伸出的苍白的脚,而是因为Severus回忆里的……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做爱——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坦诚。而这时Harry已经死了。


这真是非常巧妙也非常残忍的设计,直到无可挽回的失去后才来回顾唯一一次互相温暖,但那也没能拯救Harry的灵魂,他还是死了。


以及……赠送照片,画龙点睛的一笔,Harry心里的小小光明,虽然最后没能将他带离黑暗,但是……他将自己最爱的事物、支撑下去的唯一的微茫的快乐赠送给了教授。


如同祝福。


【……分明嗅到了本应属于Harry的,那种苦涩的,处子般的,使人不能抑制战栗的黑暗的气息。而且他相信Harry也感受到了同样的力量,因为上帝啊他在他身下痉挛的时候是多么可爱,还有他捧住他的脸颊,不分鼻子眉毛眼睛地胡乱亲吻着他,喃喃地说:“我想起来我们忘记了关门,你讨厌我吗?你讨厌我吗?你讨厌我吗?你讨厌我吗?”而他用更深地进入这男孩的身体来回答。】


PS:这篇文并谈不上黑老邓……但是作为一个喜欢老邓的人,在这篇文里我前所未有地恨这位校长——不过亦仅限于此文。


 


【帷幕彼岸】


配对:SB/HP(DM/HP)


分级:PG-13


大小:20K


文案:无


Sirius与Harry的配对几乎总脱不开恋童两个字,教父子的关系是枷锁亦是罂粟,虽然鲜少读这一配对的文,但看过的每一篇都带着点洛丽塔的影子,美丽如罪,所描写的Harry无不幼小而柔弱、纯洁而诱惑。


本文中的Sirius,满怀保护欲,对Harry身体的渴望与保护的想法同样强烈,他爱他因为他是那么柔弱无力,缩成一团的小小生物,想要占有他也因为如此。只是,从文题可见,这个敢于直白倾吐的Sirius只存在于帷幕彼岸,存在于他再也无法触碰Harry之后——他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表白自己的爱意,因为这种爱意再也不会暴露于他人的视野之下,这种爱意,再也不会伤害到他所爱的,他的教子。


本文的惊喜是最后一段,为什么“我要向你倾吐”?因为“我”看着他痛苦悲伤,却再也无法触摸到他,而“我”希望他有强有力的人、看得见他真实的人拥抱他,代我照料他……这升华的一笔,让Sirius的形象脱出亨伯特混杂着情欲与罪恶感的框架,他的爱绝非只是欲,更多的,是如同一个父亲般的温柔和保护。


【她知道Harry半岁时在我怀里睡得多么安稳静谧吗?她知道Harry14岁时见到我是多么黏人地贴在我身边吗?她知道13岁的Harry睁着碧绿的大眼睛是多么惹人怜爱吗?


她知道她眼中的小英雄其实只是James的儿子,我的教子吗?


她知道我有多么嫉恨她,希望能陪在Harry身边的人是我吗?】


 


【布鲁克林】


配对:DM/HP


分级:PG-13


大小:第一部-120K,第二部(未完)-79K


文案:战后五年,纽约。幻想的破灭与希望的重生


 


 


【Potter抬头望进他的眼睛,这是五年来他第一次直视他。印象中不差毫厘的明亮绿眼,眼镜里映着眼前白金色头发青年的灰蓝眼睛,傲慢下巴。


“因为太过迷恋布鲁克林,担心会在那儿幸福地死去。”】


【“我很害怕。我害怕得一点力气也没有。”第一次把这种无边无涯的恐惧倾吐出来,声音怪异得不像是自己的,像是被抽离般冷静地凝视一切,自己的行为简直匪夷所思。


倾吐的对象不是Pansy,不是Crabbe和Goley,而是敌人。


但却感觉到安全。


不会被背叛的安谧宁和。】


 


 


Emily Waters


 


【PerfectStrangers】


配对:DM/HP


分级:NC-17


大小:275K


 


【“啊。”Dumbledore在他隔壁的墙上轻柔的说,“黑暗的时刻已被你丢在身后了,Harry。更黑暗的时刻,看起来,却在前方静候着。但是……你知道什么时候黑暗才会真正降临吗?”


 


“什么?”Harry苦涩的问,“什么时候?”


 


“当一支已燃尽一半的蜡烛拒绝继续燃烧的时候。”】


【“你错了。”Narcissa简单地说,“他在这儿不是因为他害怕,也不是因为你是他在这个世界上能保留魔杖的最后的希望。他在这儿是因为他累了。”】



转载自:温衍墨
评论
热度(84)
  1. 七木雨温衍墨 转载了此文字
是个没什么新意的辣鸡画手,请不要随意关注。
最让人讨厌的就是定期清关注这个坏毛病,抱歉。
© 七木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