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木雨

lucyer,战斗模式!【x

脑洞lucyer的攻击方式。因为是sans教出来的所以很懒都是远程【。
和骨头差不多,红色的刀子可以进行远程射击,可以作为陷阱,反正把sans的骨头攻击都换成刀子就可以啦我就是这么懒【。
boss也教了点近战方式,不过很少用。因为灵魂强大攻击力也高,一刀半管血的那种。
(虽然对上murder还是不够看但是充满发糖决心的我让m迷路了根本找不到这里【x 或者说被error抓去捆绑play也说不定【xxx)


悄咪咪@囧神小姐  已经完全脱离原loser了呢…

p1美人lucyer【x
p2逝去的无法挽回,唯有守护好如今的一切

lucyer单张
还有一些设定忘了说…lucyer的右半边脸永远也恢复不了了,之前身体的伤修养了足足一个月才好。
lucyer把她的papy的围巾系在了小刀上,随身携带,有时会把它拿出来对着它出神,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lucyer告诉新朋友们可以不用对frisk太友好,但也不要主动伤害她——地下的旅途对frisk来说是一个完美的历练,她不想让人破坏它(有时候会因为不放心偷偷尾随frisk看看有谁欺负她然后叫骷髅兄弟找场子x)
【注意】lucyer和fell的骷髅兄弟完全没有任何关于恋爱的感情!!!!他们彼此对于对方来说只是无可替代的伙伴。lucyer的爱情早已随着那个善良的骷髅逝去,她不会对其他人动心。
悄咪咪@囧神小姐 

【undetloser衍生设定】
如果murder一直没有到达这个平行宇宙的话——

loser!frisk
重新拥有灵魂后改名为lucyer
以决心为框架,从人类灵魂中提取出组成灵魂的物质按照怪物灵魂的比例填充进去,做出了前所未有的灵魂。
因为拥有决心,所以比其他怪物要强,而且能看到存档星星只是无法使用,能察觉到时间线的变动并保持记忆,但并不能对时间线做出变动。
目前还无法适应灵魂的转变,正在和fell!sans学习。
比fell!frisk年长一些,所以要高半个头左右。羊妈亲手为她织了一件新毛衣,由于lucyer的坚持配色还与以前一样。穿着fell!sans的旧外套,头巾是fell!papyrus给的【防御+5】,围巾还是以前那条,她绝不会让这条围巾离开她。
性格比死前要活泼开朗一些,但没有原papy那么热情,是一个温柔的好孩子。
因为murder迟迟不来于是停留在underfell中,定居在骨头家,与骨头势力勾肩搭背【???
四处摸鱼,去实验室捣捣乱,在雪镇钻研新谜题,和sans去undyen家打木桩【?跑到新家喝茶,给废墟的羊妈送点食材……
fell!frisk很崇拜这样的自己,有段时间就是lucyer的小跟屁虫【x
有时候她会一个人沉思,似乎是在追忆着那些无法挽回的事物。

总而言之
lucyer是天使!!!
天使就应该被大家爱着!!
刀…刀子什么的!不存在的!
只有糖!!糖糖糖糖糖!!
悄咪咪@囧神小姐 

“来吧,你这个可笑的小丑/丑陋的杀手。”

脑洞了一个loser和murder互怼的场面w望笑纳@囧神小姐 

摸鱼使我快乐
骨真的好难画…

祝你们生日快乐❤️❤️❤️向着光辉的未来前进吧!

【瓶邪】开悟

元旦快到了,我已经处理好盘口交接的事宜,就等着小花抽出空来这里一趟安排一下。


天越来越冷,人也越发不想动。闷油瓶倒是每天坚持出门锻炼,一大早就起床出去了。

我昨天睡得早,今天老早就起来了。实在闲的无聊,就把我这十几年记的笔记翻了出来,坐在沙发上一本一本翻看了起来。看到有意思的地方还忍不住乐两声。


渐渐地,我突然有种不对劲的感觉,一种违和感一直绕在我心头。我皱眉苦思,却怎么也抓不出个头绪来,这种摸不着头脑的感觉有点让我上火。正在我埋头苦思的时候,闷油瓶回来了。我下意识抬头一看,正对上他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突然觉得脑子里劈过一道闪电,整个人激灵灵一抖。感觉脑内...

我们的五年——祝老大生日快乐

第一眼看见老大的时候,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我去,这是哪家的大家闺秀?

我那时着实被她身上暖乎乎的气场震了一下。但作为一个装逼小能手,我依旧保持面瘫,高冷的不发一言,静静的看着她很快就和其他人打成一片。

后来小学毕业了,我们也没说上几句话。

我的记性很差,尤其是在记人这方面。连同班了六年的同学都能在短短一个暑假忘了不少,何况是没什么交集的她?

走后门去了六中,意外看到不少老同学,随意扫视的时候就看到了她。

那种特殊的气场,不引人注意都难。

看到她的一瞬间,所有有她的记忆片段都涌了出来。很奇怪,我能记住这样一个算得上是陌生的人。

但我没有上前打招呼。面瘫了两年,莫名其妙的患上了社交恐惧。

军训结束,分班的时候在...

无题(二)

十年了。

一片漆黑的空间,就连呼吸心跳都微不可闻。

张起灵躺在地上,感受着久违的感觉。

终极的一切都是是静止的,包括时间。但每隔十年与鬼玺反应就会有一次活动,这时守门人可以进行接替。

十年到了,时间开始运行,就像开始解冻被冰封的活鱼,张起灵开始恢复“人”的感觉。

先是肢体的触觉:身下石地的冰冷,空气的微微流动,一点点加深。然后是听觉,嗅觉,视觉……

他睁开了眼。

===========
短小到不忍直视= =我什么时候能写出大长篇啊orz

其实就是满足一下自己的脑洞,想写一下老张醒来的情况,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喂

啊发出来真的好羞耻啊= =我这是何苦呢

算了不管了,我开心就好【喂

无题

“他真的不要紧吗?”

他一片黑暗中,似乎听到有一个稚嫩的嗓音在说些什么。

“这得看他的造化了……也许下一刻就会登上极乐世界?谁知道呢。”

男人的嗓音莫名的让他感到有些不爽,似乎有什么很讨厌的东西会伴随着这个异常熟悉的声音从一片黑暗中出现似的。

他感到有些不对劲,意识在黑暗的世界里起起伏伏,却无法感知到他的肉体。他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无法掌握的感觉了——这是十年前的他常有的感觉。

于是他挣扎,企图冲出这片黑暗。伴随着挣扎,有一种难受的感觉涌了上来,似乎是脖颈被割开后的窒息感和痛感——不,应该是全身都陷入了这种不太舒服的感觉之中。

“这小子也命大——脖子被抹了一刀又从悬崖上跳下来还能活,该说他其实是蟑螂星人派来...

定期自审清关注,抱歉
© 七木雨 | Powered by LOFTER